AD
首页 > 财富故事 > 正文

一个中国两个面:关于趋势与格局的思考

[2017-12-14 07:37:02] 来源:神军网 编辑: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如果仍以经济周期的视角去寻找周期的拐点 ,并以此来作为投资决策依据,那就有可能会无所适从,因此,不少投资者也提出宏观研究无用论。过去,政策的制定者乐于用逆周期政策来平滑周

如果仍以经济周期的视角去寻找周期的拐点 ,并以此来作为投资决策依据,那就有可能会无所适从,因此,不少投资者也提出宏观研究无用论。过去,政策的制定者乐于用逆周期政策来平滑周期,如今,越来越意识到遏制增速下行的代价巨大,不如培育新产业、积聚新动能。的确,中国太大,人口众多,不能只看一个面;既然趋势已经相对明朗,不如多去研究经济格局将如何演变、产业结构将如何调整,从中寻找投资机会。

一个中国两个面:关于趋势与格局的思考


为何经济增速下行反而是好事?

全球任何一个成功步入发达经济体行列的国家或地区,其在发展过程中经济增长速度都无一例外地会从高速换档为中速、再换档为低速增长。如今,没有任何一个发达经济体的GDP增速还能维持在5%以上。美国经济明年有望继续复苏,GDP增速若能回升至2.5%已经很了不起了,但仍低于全球平均水平。

无论自然界,还是人类社会,盛衰的转换都是不可避免的。植物、动物还有人类,都会经历出生、成长、成熟、衰老直至死亡的生命周期;很多人把中国在近代的衰落,归咎于清政府的腐败与无能,但当年亚洲大部分国家都沦为了英国殖民地,难道全都因为各国政府趋于一致的腐败无能吗?这种解释的说服力就有些偏弱了。

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到英国的工业革命,实际上已经在预示明清两个朝代的不祥命运了。从郑和六次下西洋到明朝后期实行“海禁”,其实就是中国闭关自守的农耕文化风险暴露过程。所以,

财经
中国近代经济的衰落并不是从清朝开始的,全球各国的实力就是通过此消彼长拉开差距的。

时常有人认为我是一个空头,其实很冤枉。从社会经济的长周期看,我认为1911年清政府被推翻可以视为这轮周期的起点,经过百余年的演进,如今依然处在上升通道中,接下来就要看到了2050年左右的时候,中美之间的实力对比了。这里的实力不单指军事实力,主要指社会、经济、科技等综合实力。

中国经济当前所面临的最大问题,是社会杠杆率水平偏高的问题。美国、德国和日本处于中国当前经济发展水平的时候,都还个个年富力强,不需要吃补药,杠杆率很低。现在,中国全社会的杠杆率已达到约250%左右,美国今年估计在260%左右,非常接近了。

这也是为何中国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原因,因为稳增长的成本(债务)越来越大,但稳增长的必要性(就业)却越来越小。10年前,GDP增长一个百分点,对应新增就业只有80万人,如今,对应新增就业200万人,说明中国经济已经从重化工时代转向服务经济时代。如今,GDP增长1%所对应的新增GDP规模大约为1万亿,比十年前增加了4倍。

这就容易解释为何一国经济上升到发达经济体水平之后,经济增速就会下行的原因——当存量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增量对存量的占比自然就下降了。按照权威人士的说法,“树不能长到天上去”,凡事都有极限。

过去,我们并没有少提改革,但改革的力度一直不够大,只要经济下行压力增大,改革就会让位于稳增长了。因此,这也是本人长期坚持的观点——经济增速下行才能促转型,只有经济转型了,经济结构改善了,才能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,从而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

财经
。而通过加杠杆来维持中高速增长,结局一定是盛极而衰
分享到微信(扫码手机看)
查看更多:中国 趋势 两个 思考